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t could be worse

一旦心存感激,世界就变大了!

 
 
 

日志

 
 

狼的故事连载:百分之百的死亡(03)   

2007-09-20 09:0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牙齿慢慢长齐了,我现在可以不费力地从一块肉上用我的牙齿咬下一块来。一些细小的骨头也挡不住我的牙齿,它们会在我的嘴里咔咔作响直到我把它们吞下肚去。和我同龄的狼中,不断有向我的权威挑战的,妄想在狼群带回给我们的肉上先下口为强,这些挑战者们用它们的牙齿和爪子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伤口。可我却没有给它们一次可乘之机,我用我的牙齿和爪子在它们的身上留下了更深的伤口。我顽强地保卫着我的那块肉。它们只能继续用眼睛看着我趴在那块肉上慢慢进食。我进食的时候会慢慢地扫视着注视着那块肉的众多眼睛,个个的眼神中都流出了饥饿的光芒。强者生存,这就是竞争!没有能力活下去的就去死,这就是真理。在痛苦的坚持中坚持到底,这就是生存!

湿润的雨季就要过去了,艰苦的旱季就要到来。地面上由积水构成的一个个小水塘已经慢慢缩小、消失了,地上的野草慢慢变成了黄色。干旱席卷了整个草原。日子开始慢慢变得难过起来。

母亲早已经没有了奶水,食物也越来越难以得到,狼群带回给我们的肉越来越少,有时甚至会二三天不给我们带回来吃的,每次带回来的食物也总是叫我先吞吃大半,饥饿降临到了狼群的头上,尤其是我们这样当年出生的小狼的头上。一只最瘦弱的小狼在连续多天没有得到食物之后终于倒毙了。我们在经过它的尸体的时候会偶尔看上它一眼,没有一只狼对它表示出同情,也没有一只狼对因我的霸道而导致这只小狼的死亡而不满。因为,为了这个种群的生存,它们要的不是最可怜的,而是最出色的。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接着就是第三个,幼狼在以两天一只的平均速度死去。狼群中的成年狼也都变得越来越瘦,毛色也慢慢变得没有了光泽。可是狼王却是例外,它还保持着比较健美的体形和有光泽的毛发。我知道,保持这种良好状态的唯一办法就是其它狼的饥饿。

由于饥饿,幼狼中最强壮的我也有一些吃不消了,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渗透着对食物的渴望。在白天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们几只幼狼会蜷缩在窝里避开太阳的直射,以保存我们珍贵的体力。那些体力是我们下次争食时的资本,而现在每一次争不到食就会意味着百分之一百的死亡。

狼群又是三天没有给我们带回任何的食物,包括我在内,只剩下几只幼狼还在苦苦支撑,其中还有一只已陷入了昏迷的状态,我们都估计它不会活过今天晚上。狼王似乎不愿意我们这一群新生力量就这样被毁灭,它希望我们用自己的力量来为自己的生存奋起一搏,虽然这样做留给我们的机会并不大。最后它终于下定了决心,明天我们这些幼狼将和狼群一起出征去捕猎。

在骨头中吮出一些油

第二天早上狩猎的狼群出发了,在骨瘦如柴的成年狼的后面,跟着几只也是同样骨瘦如柴的小狼。我咬着牙忍受着饥饿与高温带给我的双重痛苦,拼尽全力跟上狼群前进的步伐。一定要挺住!一旦掉队就要被这个世界所淘汰。

在已经没有几根草的大草原上,狼群排成扇面向前搜索前进。每一只狼都期待着能有所收获,因为如果没有收获的话,明天早上能站起来的狼会比今天更少,狼群的实力已经很弱了。

在走了很长时间之后,我们发现了几只和我们一样瘦的如同骨架般的黄羊正在有气无力地啃着地皮。狼群无声地包围了过去。我和狼王一起趴在一个土堆的后面,狼王睁着一只眼睛以确定这几只黄羊中谁是牺牲品。我则闭着眼睛想如何能在众多的成年狼的嘴下为我自己争取到一份宝贵的食物。我不想就这么在饥饿中死去,我要生存。

包围圈越来越小,终于,那一小群黄羊中的一只发现了我们,并在第一时间向它的同伴们发出警报。一群骨瘦如柴的黄羊开始奔跑,在它们的蹄下扬起了尘土,在尘土的后面跟着的是一群同样骨瘦如柴的狼。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狼长着锋利的牙齿,那些羊并没有;狼长着可以致人于死命的爪子,那些羊也没有。我可以在地洞里安然度过我的哺乳期,可是那些羊却并没有我这样幸运,它们必需在出生的几分钟之后就要学会奔跑。但在实力面前这个世界却又是那么公正,跑得快的就可以活下去,跑得慢的就得去死。羊是这样,狼也是这样!

一只年老的羊慢慢地跑不动了,它已经没有了为了生存而挣扎的力气。狼王第一个扑了上去,用牙齿把身体吊在了那黄羊的脖子上。那只羊在做最后无谓的挣扎。整个狼群都已经扑上去了,那只羊的尸体停止了痛苦的滚动,它用它的尸体为大自然的进化与我们的生存做出了最后一份牺牲。狼王开始向每一个试图逼近那具尸体的狼发出警告。在狼王锐利的牙齿面前,狼群中的每一只狼都停止了向前的脚步。狼王开始用牙齿撕扯那具尸体上鲜红的血肉。余下的每一只狼都在一边瞪着绿色的眼睛,一边舔着干裂的嘴唇。

狼王终于吃得差不多了,它抬起了头用舌头舔去粘在嘴边的血迹,慢慢走开了。余下的成年的狼扑了上去,我试图在它们枯瘦的腿之间找一个缝隙,好能把我的嘴巴伸进去。可每一次当我的嘴巴要碰到肉时,成年的狼会用比我强劲的身体把我挤开。

成年狼全吃完了,地上只给我们几只小狼留下了几根还带着血的骨头,我站在那为数不多的几根骨头上面支起我还没有发育完全的牙齿,冲正在向骨头逼近的伙伴们发出警告,我开始贪婪地舔吃那几根骨头。我的同龄伙伴们嗷嗷地叫着,可是没有一个敢冲上前来向我的权力挑战,一会功夫那几支骨头就从鲜红变成了惨白,我却还拼命地用牙齿挤榨那些白骨,以求在那些骨头中再吮出一些油来。

以后的每一天,我们几只小狼都要跟在成年的狼的后面一起在空旷的土地上拼命奔跑,无论谁被落下那么它就再也没有生存的可能了。每次还是狼王吃完之后,再由其它的成年狼们抢食,最后才轮到我,最后的最后才轮到我同龄的伙伴。竞争的方式有所变化,我不必再用后腿踩着它们的头颅。但本质是不变的,总会有什么东西去死,我只是尽我所能让死去的不是我。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