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t could be worse

一旦心存感激,世界就变大了!

 
 
 

日志

 
 

转角的爱情——转  

2007-11-07 20:04:17|  分类: 不了情,不老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为什么,明明是女孩子。但我总是习惯于把自己放在强势的地位。时时刻刻都准备着去照顾我眼中的弱势群体。这就是我为什么会那么热忠于武术的原因。
   就像初遇到蒋宣的时候,他正被一帮小混混敲诈。虽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不过似乎并没有要乖乖合作的意思。
   '幸亏被我看到了。'我想,然后在小混混准备揍人的时候闪身就了他。
   “谢谢”他微微错愕了一下,露出干净的笑容,开口道谢。
   我没回答,因为我正奇怪于他的笑容为什么让人看起来感觉那么舒服。

 

   他不是帅到出门会让女生回头的那种,但他的笑总能让人感觉到温暖,干净。
   我不否认他是我男朋友,但我不愿承认他是我想与之结婚的对象。很矛盾吗?不矛盾。只因为他太爱我,以至于我对他的一点也不在乎。他在我眼里充其量也就是个需要我来保护的弱势群体。
   他总是对我的什么都记得很清楚,包括我爸妈的生日。以及拥有我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的餐店的店名和从公寓走去那里要多少分钟.他知道我不喜欢车,当然,也不喜欢坐车。
   我不知道十个人中有几个人会感动。但我只觉得肉麻。当然,我没剥夺你骂我没良心的权利。
   后来,也就是他几天没出现的那几天里,曾经的小混混让我被人送到了医院。看到匆匆赶到医院的他,突然感到委屈,固执的扭头不去看他。
   住院的日子,什么都被他照顾得面面俱到。出院后,我没有拒绝他继续做我更像保姆的男朋友。
   

 

   到最后,要嫁给他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为了我最喜欢的糖醋排骨。在我被丢进医院的前面几天他去向别人学会的,报酬是三个月的免费服务员。
   他没有爸妈,我爸妈虽然没说过什么,但我知道只要我坚持,他们最后总是会答应的.而且,就算不答应也无所谓,因为没人要求结婚登记的时候他们也非要去不可.

   2个月后,我就毫无波澜的从张小姐成为了蒋太太。
   做他的妻子很简单, 只要每天都能让他看到就可以了。
   我觉得我应该做得很好,因为我朋友不多,或者说没有,我不参加任何的应酬,我不去任何人多吵闹的地方,我不喜欢旅游,我不喜欢去爸妈那里住,我更不喜欢半夜在街上游荡或者露宿街头或者在陌生的味道里睡觉。
   

 

   再认识萧雨应该也是很注定的事吧,因为他是我上司。
   我不喜欢他,他有不同于蒋宣笑容的冷漠,似乎永远都拒人于千里之外。也正因为他的冷漠,我想要接近他。
   暗自冷哼着和萧雨举止亲昵的走进宾馆,我突然想到蒋宣.有没有女人也和他这样走进过宾馆,回答是否定的,因为他回家向来都很准时。
   我没睡着,静静的听了半夜的雨。因为我不习惯在陌生的味道里睡觉。努力的回想,却发现根本记不起自己是如何熟悉蒋宣的味道的。
   第二天早上回家的时候在楼梯口碰到了蒋宣,看到他的时候,我怀疑自己昨天是不是去天界了,因为我感觉仿佛十年没看到过了.

   他满脸颓丧的靠在过道里,看到我,马上冲过来.在到我面前的时候又停下,伸手将我轻轻抱进怀里.

   "吃早饭没有?我给你做好了热着的."他轻轻笑着说,难掩声音里的一丝哽咽.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萧雨这个人的,他没说过,但我知道他是知道的.

   我一直希望可以在他找到一个很爱他,能对他很好的人之后再跟他离婚,以他的条件应该不是难事.可是在等了一年后我放弃了.也许,他在用这种方式惩罚我,我想.

   最后,我在等到那个人出现之前跟他提起了离婚.

   他没有惊讶的成分,眼中一片凄然,低下头去,再抬起头的时候依旧是让人舒服的笑.

   "好吧,如果这样你能快乐."他握着我的肩说,然后转身离去.转身的那一刻,我在他眼里看到了绝望.

   心里突然的失落,就这样放手了吗?原来是我高估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

   看着他慢慢的在屋子里收拾着属于他的东西,一件一件细细的收着,仿佛生怕遗漏了什么.莫名感觉很可笑,人,原来也都是这样.不管他曾经是多么的爱着我,到了要走的时候,却也是任何东西都不愿留下的.

   干脆走上大街,把屋子留给他慢慢找.

   回去的时候,屋子收拾得很整齐.随便看了看,看到了他放在书房的电脑和许多的衣服.奇怪他收了那么久,找那么仔细,竟然这么显眼的东西都没带走.

   独自窝在沙发里看一些垃圾碟片,肚子抗议了才发现外面已经全黑了.

   拿了方便面想要去厨房煮,意外的在微波炉里发现了一大盘的糖醋排骨,颓丧的走回客厅,有了这些东西,我想自己是没什么胃口吃其他的了.

   随便拨了个号码,对方接了才知道竟然打到蒋宣那儿去了.尴尬之余随口扯了个理由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电话挂掉.

   再重新找号码的时候猛然发现通讯录里竟然少得可怜.除了公司的几个需要在工作中打电话找的人以外,竟然就只剩下蒋宣了.

   仔细确认了选的号码不是蒋宣后拨了过去,一接通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一个恬燥的女人已经说了一大堆."雯雯?哇,今天太阳怎么从西边冒出来了.你竟然会在下班时间给我打电话耶.啊,不会是真的为了工作吧?那你就饶了我吧.难得的双休耶.---"

   "我请你吃不错的糖醋排骨,到我家。"不等她说完,我用以往给她打电话要资料的语气打断她的话,在她表示惊奇之前挂掉。

 

 

   她一边夸张的吃,一边感叹着,仿佛马上上刑场也无怨的样子,我在旁边静静的翻着一本颜色陈旧的书。
   "这么好吃耶,你不吃吗?很可惜哦,要不要吃一块?"
   看她一眼,摇摇头.她迅速将剩下的一块放进嘴里,生怕我后悔似的.
   "这里很少车,打电话叫吧."
   她一楞,才明白是逐客令,嘴里还在嚼着嘟噜道:"哇,这么冷,小心你老公不要你了哦."

   扬扬唇角还没说话,她连忙双手举过头作投降状."好了,好了,我走了,谢谢你美味的食物.下次你要再不想吃的话还可以叫我,我很乐意帮你啦.----."

   一直走到门口还在说不停,开了门突然顿住了.扭过头,看到蒋宣站在门口.我不禁问自己,为什么刚刚偏偏找了个会让他回来的理由.

   "哇,雯雯,你老公好帅哦,怎么都没听你提过耶.我----"在我的冷视下她终于住了嘴.一闪身到了门外"走了,雯雯看起来很冷,但人其实挺好的."我听到她向我叫了一声,然后和蒋宣小声的说.

   "谢谢,我也这么想.欢迎下次再来玩."蒋宣笑着,然后理所当然的邀请,说完后露出尴尬的表情.

 

 

   最后一次见到蒋宣是在上海一个路口.

   我去向萧雨请假,他用他一贯的低沉嗓音问我为什么.

   我告诉他想去杭州玩一下.

   他说,是吗?我也刚好要去一趟北京的分公司了.所以,就没时间去送你了,提前祝你玩得开心.

 

 

   假期的第一天就一脚踏上了去杭州的车,半途又下车,转去了上海.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用讨厌的交通工具往讨厌的人口众多的地方去.后来发现,原来一切真的都有定数.就像我突然转去上海,应该也都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吧.

   那天---,是哪天?我忘了,只知道是个不错的天气.我决定去买点东西,走到路口的时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推倒在地上.然后一个人影在刺耳的刹车声中飞起,又落下.

   我不记得是如何拨了急救电话,只记得急救车上躺在我面前的,依稀可以找到一丝让人舒服的笑容的脸,和紧握着我的沾满了血渍的手.

   蒋宣呵,这个傻瓜,竟然在跟踪我.

   扭头看向外面,阳光依旧暖暖的,红男绿女依旧匆匆.繁华中熟悉得很显眼的身影搂着娇小的人儿举止亲昵的走进一家很不错的宾馆,似曾相识的画面,只是不想回头去确认罢了.

   突然好想哭,为了蒋宣,这个因为太爱我而让我对他的一点也不在乎的男人.----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现在,我姓蒋.我有一个因为车祸而弱智的弟弟.我每天教他看图读拼音.他总是看着我笑,傻乎乎的却让人舒服的笑.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